韶关曲江区【大学附近有妹子小妹服务」【薇/信34850731】

首页

晚餐就吃这个了

“她”自何处来——(现)(代)女(性)指称的源流(考)释

时间:2020-07-07 13:50:05   来源:汽车站附近妹子找服务」【薇/信34850731】 浏览量:25848

韶关曲江区汽车站附近妹子找服务」【薇/信34850731】

  “(她)”自(何)处来
  ——现代女性指称的源流(考)(释)

  演讲人:张宝明 演(讲)地点:郑(州)大学历史学院线上(讲)(座) 演讲(时)(间):2020年5月  

  (张)(宝)明

  (河)南大学历(史)(文)化学(院)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兼任河南省哲学学会副会长、(中)国(社)科院(中)国近代思想史研究(中)心(常)务(理)事等。中组部“万(人)计划”哲(学)社会科(学)领军人(才)、中宣部“文化(名)(家)暨四(个)一批”人才、新世纪百千(万)人才国(家)(级)人(选)、享受(国)务院特(殊)津贴专家。主(要)(从)事20世纪中(国)思想史、文学(史)研究。(专)著有《(多)维视野下的〈新青(年)〉研(究)》《启(蒙)中国——近代知识精英的思想苦旅》《转(型)(的)(阵)痛——20世纪中(国)文学(思)想与(文)化启蒙(论)衡》等多部。

  (在)(现)代(汉)语中,提起(女)性第三人称单数代词,我们马上就会想到“(她)”。“她”(字)(作)(为)女性第三(人)称(单)数代词,与男性第三人(称)单数(代)词的“他”以及中性词“(它)”(并)列(使)用。

  对于(这)个“她”,我们(可)以说是司(空)见惯、习以为常,(然)而,在沿袭(几)(千)年的古代汉语(中),曾经是没有“(她)”可言的。中国古代是一(个)男尊女卑的夫权(社)(会),男性是(社)会的(中)心,女性(没)有社会(地)位,男(性)的“他”(既)可用来(指)(代)男性,也可(用)来指代(女)性和(其)他一切事物。“伊”字(则)是“她”(的)(代)言人。

  《诗(经)·秦(风)·(蒹)葭》(有)(云)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(霜),所谓伊人,在水(一)方。”这里“伊人”指的是(心)中思(念)(的)(那)个人,可(以)是男性,也(可)以是女性。随着时间(的)(推)移,“伊”字(的)(指)(代)范围逐渐缩小,在“五四”前后(的)文学作品(中),“(伊)”(专)(用)指(女)性。所以我们现在听(到)或看(到)“(伊)人”两个(字),心中(立)(刻)(就)会产(生)女子的(形)象。

  那(么),作为女性第三人(称)单数(代)(词)的“她”字究竟是如何诞生的?“(她)”字(的)(背)后又蕴(含)着哪(些)(不)为人知的历史文化事(件)?

  刘半农(与)“(她)”

  “她”(这)一字形,在中国(传)(统)字(书)中,早已有(之)。(南)(朝)(顾)(野)王(所)(编)(纂)(的)(字)典《玉篇》中就已经出现,以后的各(种)字(典),如《集韵》《(篆)隶(万)象名义》《康熙(字)典》等均(有)收(录)。

  但是据《玉篇》(等)(书)中的解释,“她”(是)“(姐)”字的异体。当时,“(姐)”(是)方言“母(亲)”的别称,如《说文解字》说“(蜀)谓母曰姐”。

  (那)么作为(女)性(第)三人(称)代词的“(她)”字是什么时候(出)现的呢?这就要(从)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的(刘)半农(说)(起)了。

  1918(年)8月15(日),《(新)青年》5(卷)2号刊(登)了周作人翻(译)(的)瑞典(作)家August Strindberg(的)小说《(改)革》,在译文前面,周作人特别(加)上了一(段)(关)于“(中)(国)第三(人)称”(的)(说)明,其中透露了刘(半)农(的)一个个人创意(或)者说大胆构想:“中国第三人称代名词没有性的分别,狠觉不便。半农(想)造(一)个‘她’字,和‘他’(字)并用。”

  “(半)农”(即)是刘半农。(刘)半农,原名(寿)彭,后名复,他是《新青年》的重(要)同仁,新文化运动的先驱,我国著名的文(学)(家)、语(言)学家、教育(家)。

  周作人在《(改)(革)》一文中将刘半农的个(人)创意或说大胆(构)(想)公之于世。但是需(要)(我)们注(意)的是,这里,周作人说的是“(半)农想(造)一(个)‘她’字”,(而)刘半农去世后,鲁(迅)在《(忆)刘(半)农君》(一)(文)中也写道:“他活泼、(勇)敢,打了几个(大)(仗)。譬(如)吧,‘她’(和)‘它’(字)的创造,就(都)是(的)。”前面我(们)已经提到,中(国)(古)书《玉篇》中已经(有)了“她”字这一(字)(形),(那)么为什么(说)刘半(农)创(造)了“(她)”(字)呢?

  应该(说),虽然古代《(玉)篇》中已经有了“(她)”(字),但(是)古代的“姐”(与)“她”都是“母”的意思,(并)且(古)“她”字早已废(弃)(不)用,成为一个(死)字。(刘)半农(则)(赋)予了“她”字第三(人)称(阴)性代词这一新的含(义),可以说是“(旧)(字)新(用)”“(借)(尸)还魂”。

  哥(伦)比亚大(学)终(身)人文讲席教授刘禾在《跨语际实(践):文学,民族文(化)与被译介(的)现(代)性》一书(中)指(出)“这个时期((即)五四时期)所发明(的)最迷(人)(的)新词语之一,就是书面汉(语)中第(三)人称代词的性别区分”,也(就)是“她”字(的)创造。(刘)半农让古文字“她”起死(回)(生),焕发出新的(魅)力。因此,我们(说)(刘)半农创造了现代的指代女性的“她”字。

  那么,“她”(字)背后(又)隐藏着怎样的历史文化背景(呢)?接下来(咱)们就讲一下刘半农提出“造”“她”字(的)(背)景,总体来说主要有(两)(个)背(景):

  第(一)个背(景),与五四新文(化)运动时(期)的男女平等、(妇)(女)解(放)思想相连。

  刘(半)农(提)倡“(她)”字应(该)(说)是(与)《新(青)年》杂志(上)女子(贞)操问题的讨论息(息)相关。(众)(所)周(知),《新(青)年》是(当)(时)(最)(早)提倡妇(女)解(放)的杂(志)之一,而且还是最早讨论女子贞操问(题)的先锋刊物。1918年5月15日,由周(作)人翻译(的)日本著(名)作(家)与谢(野)晶子的《(贞)操(论)》(在)《新青年》4卷5号上发表,从(而)(把)“男女问题”(中)(诸)(如)平等、深(交)、同校等(问)题一一揭示(出)来。

  女(子)在(中)国传统中的地位不言而喻,时下女子(的)地位则成为(新)文化、新伦(理)、新文(学)先(驱)最为关(注)的话题。与一般(意)义上(的)反(传)统没有(什)(么)两样,《新(青)(年)》(派)的人物同(样)是(借)助外来思潮的星星之火点燃(同)仁的燎(原)思(绪)。在《新青年》登(了)半(年)(广)告征(集)关于“(女)(子)问题”的文(章)而寂然无声后,周作(人)便翻译了与谢野晶子的《贞操论》。虽然文章中还(是)(以)”(他)”称(呼)与谢(野)晶子,但(要)(为)女(性)寻找一席之(地),并(让)“他”与“她”并(行)不悖的目的(却)是非(常)(明)确的。

  《贞操论》意在说(理):“倘这贞操(道)(德),(同)(人)生的进行发(展),(不)生(抵)触,(而)且有(益);那(时)我(们)当他(新)道德,极欢迎他。若单是女子(当)守,男子可(以)宽(假);那便是有抵触,便是反使人生破绽失(调)(的)旧(式)道(德),我们(不)(能)(信)(赖)(他),又(如)(不)能(强)使人(人)遵守;(因)为境遇体质不同,也定有(宽)严的差别;倘教人人强守,反使大(多)数的(人),受虚伪压制(不)正(不)幸的苦;那时也就不能当作我们所要求的(新)道德。”对执(意)寻(求)新(道)(德)的“(新)(青)年派”同(仁)(来)说,男女的各(占)半边的“半(边)天”(意)(识)(已)经为“她”的(到)来作了(厚)重(的)铺垫。

  接(着),(胡)适(的)《贞操问题》在《新青年》5卷1号上发(表)。胡适(进)一(步)发(挥)(了)“一(对)一”的男女贞(操)观念:“贞(操)(不)(是)个人(的)事,乃是人对人的(事);不(是)一方面的(事),乃是双(方)面的事。女(子)尊(重)(男)(子)的(爱)(情),(心)(思)专(一),不肯再爱(别)(人),这就是贞操。(贞)操是一个‘人’对别一(个)‘(人)’的(一)种态度。(因)为如(此),男(子)对(于)(女)子,也该有同(等)的态度。若男子(不)(能)(照)样(还)敬,他就是不(配)受(这)种贞操的待(遇)。”随后,鲁迅的《我之节烈观》(等)(文)章进一(步)将这一讨(论)深化。

  1919年4(月)15(日),《(新)青年》6卷4号在扉(页)上(以)“(新)(青)(年)记(者)启事”的(名)(义)(发)布《(女)子问题》(公)告。公告认(为),一切(社)会问题、家族制(度)问(题)无(不)与“女子问题”(有)关,(所)以女(子)问题乃是(今)日(社)会(的)(一)大(重)要问题。(为)了让男子“越俎代言”的局面成为过去,女子(教)育、(女)子职业、(结)(婚)、离婚、(再)(醮)、(姑)媳同居、(独)身生活、避妊、女子参政、(法)律上(女)子权利等,都需要一(一)重新(评)估。

  可以(说),提倡男女(平)等、妇(女)(解)(放)(是)当时(的)(一)个大的时(代)背景,在这样的“女权”(形)势下,具有(思)想史意义的“她”字呼之(欲)出。

  第(二)个背景(是),“她”字的提(出)(还)(与)新文化运动兴起(后)大量(翻)译外国(著)作有关。应(该)(说),(这)也是在“五(四)”浓厚的开放意(识)下长成(的)(硕)果。(早)在十九(世)纪,外国(传)教士(马)礼逊、罗存德等人就已经意(识)(到)(了)(英)文he、she、it(与)汉语的对接问题。早(期)(的)(白)话(文),“(他)”“伊”“他(女)”都作第三人(称)代(词),这(种)(混)(乱)(的)书写(方)式给译文和(白)话文创(作)(带)(来)(了)诸(多)不便。

  新文化运动(兴)起(之)(后),(大)量(外)国文学作品被译介(到)中国。外来语英文中的第三人称代词(he、she、it)是分阳性、阴性(和)(中)性的,随着性别不同而用词有别,但(是)(在)翻译的(过)程中,这种(分)别(在)(当)时(的)汉语中却无法找到相对应(的)(词)汇,“she”和“it”难以对译。译文较多的日(文)也遭遇这(种)尴尬(的)情形。

  翻译作品的骤增也使(得)第三人(称)代词的(使)(用)(愈)(发)混乱,因此汉语中的第三人称代词亟待规范和丰富。

  在1918年8月之(前),刘半农就私下与友人(交)换(过)(意)见,至少周作人就是知情者之一。所(以)在1918年8月15(日)的《新青年》5(卷)2号正值讨(论)男(女)权利平(等)的高(潮)(之)际,周作人翻译的(瑞)典作(家)August Strindberg(的)(小)说《改革》发表了,译(者)在(译)文前特别加上了一段关于“中国第三人(称)”的(说)明,将刘(半)(农)“造‘她’”的大胆构想(公)之于世。

  (当)(时)围绕“她”字的论争

  鲁(迅)在《忆(刘)半农君》一(文)中说:“他(活)(泼)、勇敢,打了几个大(仗)。(譬)如(吧),‘她’和‘它’(字)的创造,就都是的。现在看起来,(自)然是琐屑得很,但那是10年前,单是提倡新式标点,就会(有)一大(群)人,如(丧)考‘妣’,恨(不)得‘(食)肉寝皮’,所(以)的确是大仗。”

  (周)作(人)在将刘半农的构(想)(公)诸于世(后),一时(引)起许(多)(争)(议)。而提出异(议)的(人)中,周作人就是其一。他在《改革》一文的小序中提(起)刘半农的构想后,又(提)出了(自)己的看(法):“半农想造一个‘(她)’(字),(和)‘他’(字)并(用),这原是极好;日本用‘彼女’(Kanojo)与‘彼’(Kare)对待,也是近来新(造)。(起)初也觉生(硬),用惯了(就)没有什么了。(现)在只怕‘女’旁一个‘也’(字),(印)刷所里(没)有,新铸许多也为难,所以不能决定用他;(姑)且用(杜)撰的法子,在‘(他)’字下(注)一个‘女’字来(代)”。

  周作人认为“她”和“他”并用极好,但又怕(印)刷厂没(有)“她”字的(字)模,(因)(此)(文)章中凡是要用到“她”字的地(方),便在“他”字下注一(个)“女”字(来)代(替),写成“他(女)”,以示(区)(别)。为此,(他)还付诸了(实)(践),(在)《(新)(青)年》杂(志)上(翻)译俄国作家(列)夫·(托)尔斯(泰)的《空大鼓》、(棱)罗古勃的《铁圈》、(契)诃夫的《(可)(爱)的人》以及丹麦作家安徒生(的)《(卖)火柴的女儿》,都采用“(他)(女)”(来)作为女性第三人称代词。

  对(于)周作(人)提出的“(他)”(字)下面注“女”(的)(想)法,(胡)适在1919年2月2日(的)《每周评论》第7号上说:“我不赞成(他)字下注(女)字的办法”,但是胡适也不主张(用)女字(旁)的“(她)”,(他)主张用“那女的”来代指女(性),他在翻译法国作家莫泊桑(的)小(说)《(弑)父(之)儿》时,就采用了(这)个用(法)。而鲁迅在此一时期的文(学)创(作)时,(还)是用“伊”字(来)代指女(性)。

  除了胡(适)和(鲁)迅,钱(玄)同(也)发表了自己(的)看法。1919(年)2(月)8日,钱(玄)同致(信)周作人表示:“你译小说,(于)第三身的女性人称(代)名词写作‘他女’,我想这究(竟)不甚好,(还)是读‘他’(一)个字的音呢,还是读‘他女’两个字的音(呢)?”

  对此,(钱)(玄)同提出了三种办(法):

  (一)是按照日本(译)“(彼)女”的办法,直(接)(写)作“他女”二字,(用)(来)指(女)性第三(人)(称)。(而)如果是男性,则(单)独一个“他”字。

  二(是)相比刘半农造一(个)“她”字,不如造一个“”字,说(文)解(字)当云,“从女,(从)它——它,古(他)字——它(亦)生声”,这样的话,“他”字和“女”字的(意)思(都)包(括)了。

  三是如果中(国)字不够的话,就(拿)别国的(字)来补。因此,(不)必(造)(新)字,直接写一个“she”字。或者,对(于)中国汉语中阳(性)、阴性、中(性)三(种)第(三)人称(代)(词),全部用“he、she、it”(来)替代。如果不(用)(英)(文),则用(世)(界)语(中)(的)“li、si、gi”来代替。

  说完了(这)(三)种办法,(钱)(玄)同自己(先)(对)这三种(办)法进行(了)(分)析。

  (第)一种(用)“他(女)”,(钱)(玄)同认为不甚(妥)(当),因为日本的“彼女”,意思是“(那)个(女)人”,所以于文(义)上没(有)毛病,我们若(写)“(他)女”二(字),则有些“(不)词”。

  (第)二种(造)“”字,(钱)玄(同)认为(可)以用(得)。(但)(每)次要(特)铸许多“”字,比(较)麻烦,(在)实际操(作)上(或)许(会)(有)(点)(困)难。而且还有一点,原话是:“我们(对)于(汉)字既认为不甚适用之物,则添(造)新字,好像觉得(有)(些)无谓。”也就是说,(当)时钱玄同等人(正)热(衷)于鼓(吹)废除(汉)字,汉字既然都要废(除)了,那么(再)费力造(一)个新的(汉)字,就根本没(什)么必要(了)。

  第三种直(接)(用)英文“she”,对于当时(正)提倡(世)界语的钱玄同来说,是比较赞成的。因为(在)他看来,翻译的那些小说,(原)是给青年学生们(看)(的),不(是)给(所)(谓)的“(粗)识(之)无”和“灶(婢)(厮)(养)”的人看(的)。今(后)正当求学的学生,断断没(有)(不)(认)(得)外国字的,(所)(以)老实用了外国字,一定(无)碍。(而)如果是给“(粗)(识)之无”以及“灶婢厮养”(的)人看的,则写作“他(女)”,或(者)(也)可以(按)照普(通)(的)译法,把“he”“she”改(作)“男”“女”。

  1919(年)2月13日,周作(人)(回)信钱(玄)同,对于“他女”的读法表示:“我(的)意思是(读)作‘(他)’,‘(女)’字(只)是个(符)号。(我)译《(改)革》(这)篇小说(时),曾经说(明),赞(成)(半)(农)那个‘她’字,因为怕排印为难,所以改作(这)(样)。”

  在将“他女”进行说明后,周(作)人又对钱(玄)同(的)三个办法(进)行了(点)评,针(对)(钱)玄(同)(造)“”的(提)议,(周)作人表示:“我既然(将)‘她’字分开,写作‘他女’用了,如用本字,自(然)没有(不)赞(成)的道理。照你说造一“”字,文(字)学(上)的(理)由更(为)(充)足,我也极赞(成)。但这(仍)是(眼)的文(字),还有点(不)足;(所)以(非)(将)他定一个(与)‘(他)’字不同的声(音)(才)好。”

  这时的周作(人)开始(摇)摆,(他)再(度)提出以“(伊)”字定(案):“我又想到古文(中)(有)一个‘伊’字,(现)(在)除了伊尹、(孙)洪伊等(人)名以外,用处很少,在方(言)里却尚(有)许多留遗(的)(声)音。我(们)何妨(就)将(这)‘伊’(字)定作第(三)身(女)(性)代名词,既不必(叫)(印)刷局新铸,(声)音(与)‘他’(字)又(有)分别,(似)乎(一)举两得。”

  2月14日,钱玄(同)(再)(次)(致)(信)(周)作人,(表)示:“1.我们一(面)(主)张限(制)汉字,一(面)(又)来添(造)新汉字,终觉得有些不(对)。2.(从)旧(字)里(造)出新字,这新字又要读旧(字)的古音,矫(揉)造作得太厉害了。3.(非)添铸字模不可,(恐)怕印刷局又要来打麻(烦)。(要)免去(这)(三)(层),则用‘伊’(字)最好。”最后约(定):“我们行文,(用)定‘他’字代男性,‘伊’字代女(性),等到渐渐成了习惯,也(觉)得彼此(决)(不)可通用了。(所)以我(很)赞(成)(用)‘伊’(字)的办法。”

  可以看出,钱玄同与周(作)人最(后)商议的是用“伊”代指女性,而(并)非(是)刘半(农)所(主)张的“她”字。由此来看,《新青年》同(仁)(内)部对女性第(三)(人)(称)(代)词的争议(还)是很激烈的,(刘)(半)农、(周)作人、胡(适)、(鲁)迅(等)(人)的主张(都)有差异。

  虽然周作人(与)钱(玄)(同)二人商定用“(伊)”字作为女性第(三)人称代词,但是“(她)”却(被)当(时)的(部)(分)新青(年)所接受,并应用(到)了(实)际(的)文学创作之(中)。

  这其(中)最具代表(性)(的)(人)物是康白(情)、王统(照)、(俞)(平)伯等人。康白(情)在《社会》一文中直接将“她”设定为(主)(人)公,把“(她)”(塑)造成了一(个)内心活跃但(是)因为社(会)礼俗(的)束缚(而)不(能)(情)感外露(的)(妇)人。(王)统(照)(更)是直接将“她”字作为(自)己文章的(题)目,1919(年)(其)(在)《曙光》杂志(上)发(表)了《她为(什)么(死)?》的文章。该(文)讲(述)(了)山(东)曲阜一个名(叫)慧如女子的婚(姻)悲剧,这(一)主题(恰)(恰)就是新(文)化(运)动所极(力)(反)对的包(办)婚姻。此(外),1919(年)12月,(俞)平(伯)(即)(将)(赴)(英)(留)学(时),在其(所)作《别她》一诗中(还)以“她”(代)指祖国。

  五四(新)文化运动作为“她”(产)生的时代背景,因(此)“她”字是寻求(妇)(女)(解)放(与)评判礼教(的)有(力)(武)器,其(实)就为“她”(字)赋(予)了新(的)(思)想内(涵)。(新)青年们(对)于“她”字的使用(在)文学(上)的价(值)(不)(断)地被凸显出来。而在(实)(际)的(翻)译活动(中),(因)为需(要)对译所(以)“她”字具(有)更大的优势。(对)(于)“她”字使用(的)增加(激)出了关(于)“她”字(是)否适(用)的争论。

  (当)时(社)(会)上(也)展开了关于“(她)”字的大(辩)(论)。(我)(们)这里(介)绍一位“她”字的坚(决)(反)对者,(那)个人就是寒(冰)。

  1920年4月3日,《新人》杂(志)创刊(号)刊登了寒(冰)(的)《这是刘半(农)的错》(一)文,(指)名道姓地批评(刘)(半)农,将“她”(字)的创造描述(成)是(画)蛇添足,毫(无)(必)要,理(由)如(下):(首)先,(第)(一)、第二人称的“我”“(汝)”等字,并没有阴(阳)性可分,因此,第(三)人(称)“他”(也)没必要加以区分;其次,“她”和“他”(字),(只)能在阅(读)时分(别),(而)读音(时)并不能区别,(所)以该字(是)没有(多)少(意)义的。

  1920年4月,关于“(她)”(字)的争论进入了一个(高)潮时期,于(是)在《(新)(人)》杂志第1(卷)第2期上,主编(王)无为(将)发表(在)《学灯》《新人》等(杂)(志)报刊上关于“她”字的文(章),汇总(在)一起,集中(做)了(一)期“‘她’字问(题)的辩论”,(供)人(们)探讨。

  针(对)寒冰废弃“她”字的理由,(孙)祖基、(邹)政坚、梦(沈)、大同等人(分)别从(各)自的角(度)进(行)反(驳)或(质)疑。(在)这场争论(中),(寒)冰可谓以一敌百,(不)管别人怎么反驳,始终坚持一(个)看法,那就是“(她)”字无论如何也不能使用。

  此(时)的刘半农已(经)在1920年(春)(去)英(国)留学,不过他自己订了一(份)《(时)事(新)报》,(所)以对(国)内(关)于“她”字(的)讨(论)也(有)所了解。(当)(他)(看)(到)寒(冰)对(他)的(批)评(后),心中(极)其(愤)慨,说道:“原来我(主)张造一个‘她’(字),(我)(自)己(并)没有发表过意见,只是周作人先生在他的(文)章(里)(提)(过)(一)提;又因为我自(己)(对)于(这)个字的(读)音上,还有些怀疑,所(以)(用)的(时)候(也)很少(好(象)(是)至今(还)(没)有用过,(可)(记)不清楚了)可是(寒)冰(君)(不)要(说),‘好!给(我)一骂,他(就)(想)抵赖了!’我决不(如)此怯弱,我至今还是(这)样的(主)张;或者因为寒冰君的一驳;反使我(主)张更坚。”

  1920(年)6(月)6日,刘半农写成《“她”字问题》一(文),并将其寄给(上)海《时事新报》(的)(副)刊《学灯》,只不(过)直到1920(年)8(月)9(日)才刊出。

  在这篇文章(中),(刘)半农第(一)次正式提(出)主张使用“她”字:“一、中国文(字)中,要不要有一(个)第三位(阴)性代词?(二)、(如)其要的,我们(能)(不)能就用‘她’字?”

  实(际)上,从上(述)的论争中(可)(以)看出,所有参与(论)争的人没(有)人否(认)“第(三)位(阴)性代(词)”(存)(在)(的)必(要)性。(因)此,(刘)半农的第(一)个(要)点(实)际上并(不)存(在)辩论的必要。

  (而)对于这(个)“第三位(阴)(性)(代)(词)”是不是一定要用“她”字,刘半农给(出)的理由(则)是“一,若是(说),这个字,(是)(从)前(没)(有)的,(我)们不能凭空造得。我说,假使后(来)的人不(能)造前人未造的字,为什么(无)(论)那一国的字(书),都是随(着)年代增加(分)量,并不要永(远)不(动)(呢)?二,若是说,这个字,(从)前就有的,意(思)可不是这样讲,我们(不)能妄改古义。(我)说,我们(所)(作)的文章里,凡是虚字((连)代(词)也是(如)此),几乎(十)个(里)有九个不是古义。三,若是(说),这个字(自)有本音,我(们)(不)能改读作‘(他)’音。我说,‘她’字应否竟读(为)‘他’,下文(另)有讨论”。

  (因)(此),刘半农认为“因为(事)(实)上的(需)要,(又)(因)为这一个符号,形式和‘他’字极象,容(易)辨认,而又有显(然)的(分)别,不至于误(认),所以尽可以用得。”

  寒(冰)看到刘半(农)(的)《“她”字问(题)》后,当天(就)写下来《续论<她字(问)(题)>》一文进行回应,并在1920年8(月)12日刊登于《学灯》上。在(这)篇文章(中),寒(冰)从(几)个方面(对)(刘)(半)农进行(针)锋(相)对(的)批驳,“造字借字,必须三要素:第一(音)符,第(二)便利,第三(不)勉强”,若(按)刘半(农)造字改音的办法,“她(字)音不(能)表字,音(符)的作(用)失了;用口读(不)得,(不)便利了;只就译文的便利,及分为‘强(式)弱式’两方(面)着想,(太)勉强了”,因此寒冰认为“她(字)(无)论如何(都)是要不得的”。

  1920(年)的9月4日,刘半农(在)伦(敦)(创)(作)(诗)歌《教我如何不想(她)》,这首(诗)歌的(创)作(是)以其留学英伦(为)背(景)的。刘半农(将)个人的思乡感(情)(与)对(祖)(国)的怀念(之)情编织在(一)起,写出(了)以“她”(为)物件(的)(情)(诗)。这首诗最初发表在1923(年)的《晨报(副)刊》上,诗(名)叫《情歌》。但这(并)(非)是刘半(农)(自)己投稿,因为在该诗的“后记”中是(署)(名)为“洪熙”,(并)(说)道:“我想远在异(邦)的刘先(生),或者(不)至于见怪(罢)”。而这位洪熙俨(然)(对)于该(诗)有自己的(理)(解),其(写)道:“这诗的格(调)意境,(在)新诗界为不可多得(的)作品。我(自)失恋以(来),几乎没有(一)日不背(诵)他。现(在)特地(抄)出(来)发表,(介)绍给国内的失恋青(年)。”

  (实)际上,刘(半)(农)还(是)很“见怪”的,(这)不是因为洪熙(擅)自发(表)他的诗,而是理解错了(其)诗的含义。因此,(在)1926年6(月)刘(半)农(出)版他(的)白话诗集《(扬)鞭集》时,(将)这首诗命名为《教我(如)(何)不(想)她》。显(然),(刘)半农并不将该诗视(为)“情诗”,而(是)(将)(其)作为(思)(念)祖国的情感(表)达。

  在这(首)诗(中),刘半(农)将“(她)”字贯(穿)全篇,音律和(谐),(优)美流(畅),(让)人感觉(到)原来用这个新“造”的而且(引)起广泛争(议)的“她”(字),也能创作出(这)(么)好(的)诗歌。英国伦(敦)的许多留(学)生都为刘半农(的)(诗)所(感)(动),众生吟诵。后(来),主攻语言学的赵元任还专门为这首(诗)歌谱写了乐曲。从此,《教(我)如何不想她》不胫而(走),(广)(为)流传,“她”字也被(更)(多)(的)(人)熟识和接受。

  “她”(字)的认同及流行

  在“(她)”字被认同(的)过程中,有一个(强)劲的“对手”,就是“伊”字。前(文)我(们)说过,在古代“(伊)”(字)也(做)第三人称代词使用,原本(在)使用上没有性别上的差异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伊”字的指代范围(逐)渐缩小,在“五四”前后的文学作品中,“伊”(专)用(指)(女)性。

  比如1919年,(周)作人与钱玄(同)(在)通信中约(定)采(用)“伊”字作为女(性)(第)(三)人称代词,鲁迅在1922(年)写《呐喊·(自)序》(时),(也)是使用“伊”字。语言(学)家陈(望)道也(主)张采用“伊”,不采用“她”,(并)且提出(了)具体理由:“(一)‘她’是新造的(字),铅字尽(须)(新)铸,(印)(刷)稍有不便。(二)‘(她)’读作‘他’,口里仍无分别;读作‘伊’,何如径(用)‘伊’。”同时指出采用“伊”字的(缘)由:“1.‘伊’(是)原有(的)字;2.‘(伊)’(同)(口)(语)‘其’相(近);3.(将)某身(身)(次)代名词缩(小)范围,很有历史上的根(据)。因此,我就采(用)‘伊’,不采用‘她’。”

  在1919—1922年间,茅盾、(冰)(心)、李大(钊)、刘(大)(白)、黎锦熙等(众)(多)文(学)界、语言界、舆论(界)(活)(跃)(人)物也都使用“伊”字。

  (刘)半农(指)出:“‘伊’与‘他’(声)音(是)分别得(清)楚了,却还(有)几处(不)如‘她’:(一)、口语中(用)‘(伊)’字当第三位代词的,地域(很)小,难求(普)遍;(二)、‘伊’字的(形)式,表现女性,(没)有‘她’(字)(明)白;(三)、‘伊’字(偏)近(文)(言),用于白话中,有些不(伦)不(类)。(所)以,最好是(就)用‘(她)’(字),却在(声)(音)上略(略)改变一点。”

  1920年,陈(望)道、沈玄庐、李汉俊等(人)开始主(张)第三人(称)代词分(化)。刘(半)农:“(我)现(在)还觉得第三位代(词),除‘她’(字)外,(还)应当另造(一)(字),以代无生物。”

  “他、她、牠”代词系统的建立,(对)“(她)”(字)的(认)(同)与(流)(行)(极)为(重)要。

  1921年1月,(当)时(影)(响)力最大的文学(刊)物(之)(一)《(小)说(月)报》进行改革,开始引(导)“她”的潮流。茅盾、冰(心)、叶(圣)(陶)等知名作家都陆续改(用)“她”(字)。

  随着国语运动的不(断)发(展),“她”字被纳入到了国语运动之中。中(华)书(局)1923(年)(底)出版的《(国)语普通词典》(中),(居)然(用)“(她)”来解释“伊”字,从而赋予前者一个(更)(普)(遍)的地位。

  1924(年)(前)(后),(社)会上对“她”字的认同明(显)(增)强。(鲁)迅在1924(年)2(月)(写)(的)小说《祝福》中,已经(使)用了“她”字,(比)如:“大(家)都叫她(祥)(林)嫂;(没)问她姓什么,但(中)人是卫家山人,既说是邻(居),(那)大概(也)就(姓)卫了。她不(很)爱说话,别人(问)了才回(答),(答)(的)也不多。直到(十)几天之后,这才(陆)续的(知)道她家里还有严(厉)的(婆)婆,(一)(个)小叔(子),十多(岁),能打柴了;她是(春)(天)(没)了丈夫的;他本(来)也打柴为生,比她小十岁:(大)家所知道的(就)(只)是(这)一点。”

  1924年7月,(中)华教育改进社在(南)京召开第三届(年)会。(在)“国语教(学)组”中蔡(晓)舟提出(了)“(请)采用她(牠)(哪)等代(名)词及(形)容(词)(并)规(定)其读(音)以(改)(进)(国)语案”。经(过)(讨)(论),最终决议为“‘她’(字)(相)当于(英)(文)的‘she’,德文的‘sie’,是指第三(身)的(女)性(代)名词,国音读作‘一’阴平声,与(第)(三)(身)男(性)代名(词)。——相(当)于英文‘he’的‘他’(不)同、‘(他)’国音读作‘ㄊㄚ’阴平声”。这一读音(是)以“(赵)元(任)(博)士的国语留声机片(所)发的音为标准”。该决议案最终由(中)华(教)(育)改进(社)“(送)(到)教育部国语(统)一筹备会去请(求)采入《国音(字)典》,以资提(倡)而期普及,并请(本)社朱经农,陶行知两先生函约商务印书馆《平民(千)字课》再(版)时,(即)(采)用此等字”。

  20世纪20(年)代(中)(后)期,“(她)”字在中(国)开始流(行)。

  应该说,“(她)”字(的)产生其思想内涵(经)历了妇女是“被(压)迫者”到树立“(独)(立)女性”(的)(一)个历史的转变。在这一转(变)的过程中,“她”(经)(历)了由形式(到)内容(的)中(国)化,引(领)(了)中(国)新文学的(发)展,也(折)(射)了(中)国社会的发展(与)进步。“她”(的)(出)现是女性解(放)、男女平等的思想史(上)的(里)程碑。“她”不仅(仅)是一个字的形式(创)意(问)题,可以毫(不)(夸)张(地)说,在“她”(身)上灌注着生(气)淋漓的现代性。

【编辑:王诗尧】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小女孩生小女孩

2020-07-07 13:50:05

人民日报疫情好文章

2020-07-07 13:50:05

人民锐评地摊经济升温

2020-07-07 13:50:05

乌尔缇佩吉万

2020-07-07 13:50:05

怎么看董明珠直播带货

2020-07-07 13:50:05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
宁波吉丰桥架厂_电缆桥架厂家直销-宁波吉丰电气成套有限公司

鄞州商务区
骆驼碧水连晴
庄市书香丽景
索迈科技
天一广场
华府酒店
亲亲家园
台州远景广场
芳辰丽阳